向东还是向西?澳洲体育的两难选择 足球已遭排

2019-04-26 19:55:03 围观 : 199

向东还是向西?澳洲体育的两难选择足球已遭排挤

  2015年新年伊始,体育迷们目光被迅速锁定在南半球的澳大利亚,国足在亚洲杯惊艳三连胜,“后李娜时代”中国金花征战首个网球大满贯。但澳大利亚体育,不仅仅有足球和网球。阳光,沙滩,海浪,板球场,这片如世外桃源般的大陆在寻找自身定位过程中,体育起着一

  谈论澳大利亚体育,有历史和地理两个参照系。历史上,澳大利亚最早是英国流放犯人的地方,后来逐渐成为英国的殖民地,英国人不仅把自己家乡的名字带到了澳大利亚,也使澳大利亚体育天然带有浓厚的英式痕迹,板球、英式橄榄球、赛马等都是在澳大利亚受欢迎的运动项目。以板球为例,从1975年首届板球世界杯开始,澳大利亚夺得了4届冠军,夺冠次数第一,因此有种说法是———澳大利亚国家板球队队长在国内的地位,几乎与该国总理不相上下。

  此外,从1930年英联邦运动会(当时叫“大英帝国运动会”)创办起,澳大利亚届届都有参加,无一缺席。如果算上即将在黄金海岸举行的2018年英联邦运动会,承办5届英联邦运动会的澳大利亚,在所有英联邦成员中首屈一指。

  除了继承英式传统,地广人稀、四面环海的澳大利亚,利用自然条件开展体育运动也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游泳、冲浪、潜水、自行车、铁人三项,这些项目不仅深受民众喜爱,也是澳大利亚在国际大赛中争金夺银的利器。先进的训练体系和高水平的教练队伍使澳大利亚诞生了索普、哈克特等世界泳坛名将。由于和北半球季节相反,每年在储备体能的冬训期间,很多北半球的运动员愿意来到阳光灿烂的澳大利亚进行新赛季的备战。

  此外,近年来以李娜为代表的亚洲运动员在澳网上表现不俗,使得亚洲面孔和亚洲品牌赞助商逐渐成为澳网赛场的常客,澳网赛场也频频出现中文的广告标语。这背后,是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亚洲人来到澳大利亚,或旅游,或留学,或工作,给澳大利亚经济带来活力。

  正是这种地缘和经济上的紧密联系,从20世纪90年代担任澳大利亚总理的基廷开始,澳大利亚政要精英多次宣布将对外政策的重心逐渐转向亚洲和太平洋地区,提出“面向亚洲”和“融入亚洲”。而亚洲的崛起也为所有澳大利亚人带来了巨大的机遇和挑战。

  在融入亚洲方面,澳大利亚体育界身体力行做出表率。不过最先融入亚洲的,是在澳大利亚并非最受欢迎的足球。虽然“脱大入亚”,但澳大利亚足球却在一开始并不把亚洲对手放在眼里。2007年首次参加亚洲杯,心气极高的“袋鼠军团”四强不入。随后澳大利亚足球逐渐融入亚洲版图,继澳大利亚男足在上届亚洲杯杀进决赛后,来自澳超的西悉尼流浪者队又在去年捧得亚冠冠军。而此次亚洲杯夺冠,又使澳大利亚足球更上一个台阶。

  与澳足协顺利的“脱大入亚”相比,澳大利亚融入亚洲的过程远非那么容易。即便是较早提出“融入亚洲”的基廷,对“融入亚洲”的理解还是“从一个亚洲的古怪的局外人变成古怪的局内人”。对此,马来西亚前总理马哈蒂尔一针见血地表示,文化和价值观是澳大利亚加入亚洲的最大障碍。如今的澳大利亚,虽然在地理和经济上依赖亚洲,但心理和文化上倾向西方,这种在亚洲和西方间摇摆纠结的处境,使政治学家亨廷顿将其视为“无所适从”的国家。即便澳大利亚男足在家门口夺得本届亚洲杯冠军,但足球的地位,仍旧要位居板球和英式橄榄球之后;而这种无所适从感,也依旧会长久伴随澳大利亚这个“古怪的亚洲邻居”。 贺灿铃

  就在此次亚洲杯决赛前夕,澳大利亚媒体T H EA GE透露,澳大利亚足协正在面临着赛场外一场更艰难的战争——— 西亚一部分国家认为澳大利亚队从亚洲获利甚多,而贡献微薄,准备联合起来将澳大利亚踢出亚足联。

  阿联酋一家报纸称,亚足联主席萨尔曼透露,他已经意识到近几个月来部分海湾国家足球协会希望将澳洲驱逐出亚足联的呼声越来越高涨,而这种想法并非只存在于阿拉伯国家之间。

  澳大利亚自2006年脱离大洋洲加入亚足联以后,各种质疑声一直不断。其中最为显著的一个观点是,澳大利亚在加入亚足联这件事上受益匪浅,但却没有做出同等的回报。澳洲除了独占亚足联属下两个最重要的冠军——— 亚洲杯和亚洲冠军联赛冠军,别忘了,他们还夺得了最近一届的女足亚洲杯。此外,在加入亚足联后举行的每一届世界杯预选赛亚洲区比赛中,澳大利亚都是当仁不让的强队,也得以连续两届从亚洲晋级世界杯决赛圈。这被某些人看作是“剥夺了”其他亚洲球队参加世界杯的机会。

  迪拜报纸报道,萨尔曼说:“澳大利亚在我当选主席前就加入了亚足联。那时,亚足联大会并没有确定日后是否要对澳洲入亚的利弊进行重新评估。目前有迹象表明,联盟中的一些西亚国家存在着将澳洲踢出亚足联的愿望。但我也了解到,阿拉伯国家并不是唯一有这样想法的国家。”

  虽然萨尔曼此后否认了西亚媒体的各种说法,并且表示其个人很满意澳洲在亚足联赛事中的参与程度,还大赞此次亚洲杯举办得圆满成功,但海湾国家却有可能将剔除澳洲的议题放到今年的亚足联大会上。

  澳大利亚足协首席执行官大卫·格洛普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很惊奇地听到来自西亚的媒体消息。虽然我们作为亚足联成员是初来乍到,但我们在亚足联的各项赛事、各项大会以及思想交流上一年胜似一年地积极参与。我们欣然接受亚洲地区的多样性,而本次举办亚洲杯更突显了我们有能力在超越足球的领域做出贡献。”

  亚洲杯本地组委会首席执行官迈克尔·布朗指出,澳大利亚需要拿出更多的行动,来获得亚足联国家更多的支持。他认为:“亚裔社区讲究的是面对面的交流,并因此逐步建立信任。能够承办亚洲杯是一个良好的迹象,但我们依然任重道远。” 石清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