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志扬:校园足球不是精英政策 比日本青训差在

2019-05-05 02:29:54 围观 : 152

金志扬:校园足球不是精英政策比日本青训差在认真

  非常感谢奥伦达部落的主席,也是我们乐智足球联盟的主席李宪先生邀请,我们到美丽的原乡来做这次采访活动,更荣幸地是能够请到金志扬教练。他是我们国家著名的足球教练,曾经当过国家队教练,也是国安队的主教练。同时他现在是教育部校园足球专家委员会的主任,所以他对中国足球有很大的发言权,有很多的经验和理念,可以跟大家交流。

  我们就是所谓的“隔壁侃球”。为什么叫隔壁侃球呢?可能大家不一定很理解这个意思。就是我们三位,从那边起邹开颜女士,我左边是武雪松先生。他是成功的企业家,她是资深的编辑。我是葛惟昆,物理学教授。我们三个人都出身北大、清华。北大、清华,互相之间戏称隔壁,所以我们叫隔壁侃球,因为我们对足球都感兴趣。

  金指导,很高兴今天能见到您。刚才我听葛老师讲,您是教育部校园足球专家委员会的主任。我知道好像是14年教育部开展了校园足球的工作,我想问现在已经是19年了,在这4年里,校园足球做了哪方面的工作?它的宗旨是什么?跟日本、德国的校园足球比,我们跟他们有什么区别?我们是为了以后的专业足球吗?还是其他?

  我有时也纳闷,中国足球的水平这么低,可是能够引起这么多国人去关注。我觉得这说明足球确实跨越了宗教,跨越了信仰,足球的魅力就在这里。

  30多年前,作为我们改革的先锋也好,中国的最高领导人也好,他86年曾提出过足球要从娃娃抓起。我觉得他说的是线多年过去了,我们是不是认真地去执行的指示了?

  刚才邹老师向我提问,说校园足球。我通过校园足球为足球推广,并对欧洲以及亚洲足球进行探索。我80年代在德国学习了三个多月,可以说在中国,就我和李应发两个人,是国家派遣的,后来就没有了。所以我有幸了解欧洲。

  然后再对日本。我78年曾带着中国青年队,文革后第一批出国到日本,了解日本足球。日本从78年以后,他们有个很重要的一个决断。就是川渊三郎,日本足协的主席,他提出来要振兴日本足球,让足球走进校园,走进课堂。日本没有体育部,有文部省,他就和文部省进行协商。最后文部省,等同于我们的教育部,把校园足球这块的权力完全交给川渊三郎,由他亲自操办。他提出来的时间和提出把娃娃抓起的时间,我觉得年头差不多,但是日本确实是紧紧抓住校园足球了。

  我们呢?说线多年,没有执行。为什么?我觉得我们最重要的问题就是急功近利,短期行为,我们所有的一切就为了短期的出成绩,没有长远的打算。但是日本就踏踏实实做,它十年一个跃进,30年后,成了雄踞亚洲的足球强队。

  小平同志谈的足球从娃娃抓起,我觉得这就是足球最重要的培养系统的精髓。习总书记前几年也讲了,足球还是要从娃娃抓起,持续用力,久久为功,功成不必在我。这说明什么?说明领导人的观点都是一致的,关键是如何去落实。

  我觉得我们羡慕半天日本,羡慕半天韩国,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我,作为校园足球的专家委员会的主任,倡导了有10年了,体教结合,让体育回归教育。如果把这项抓好了,中国有2亿多中小学生,有近3000万大学生,想想校园是多大的领域?我们有近3000所大学,大学是完全可以开展足球的,因为每个大学基本都有足球场。场地问题解决了,而且热爱足球的人口有那么多,大学搞好了,就可以带动中学。

  日本能做到,我们为什么做不到?关键是:认真。我们跟日本一字之差,日本认线年,我们多了一个字,不认线年,回头一看,我们赶不上人家,太急功近利,短期行为,老是为了今年、明年。

  日本高中足球联赛培养了柴崎岳、川岛永嗣、长谷部诚、冈崎慎司、大迫勇也等球星

  首先,校园足球是教育,育人为本。校园足球不是为了培养几个精英运动员,如果那样的话,是重蹈覆辙。我们最早的这种三脱离,早期专业化,给我们带来了弊病。三脱离就是孩子们不上学,第一脱离了家庭,第二脱离了社会,第三脱离了教育。这三脱离给我们带来的是什么?就是可能有几个成才,但大部分没成才。他们既没文化又没有学历,在社会上很难立足,这样就使我们的足球人口越来越少。我们校园足球这些年的开展,应该说还有很多的问题,但是确实足球人口在逐渐地增加。

  这里面第二条非常重要,就是提升我们孩子们、中小学生的身体素质水平。我有很多数字,现在孩子们的近视眼,小学接近50%的,初中70%,高中80%多,大学超过了85%。我们想想,一个国家最重要的核心力量,就是今后要为国家的国防建设服务的这些人,80%都戴眼镜。这个民族还有什么?谁去扛枪?谁去打仗?谁去保卫我们的国家?在中日韩中小学生身体素质测评里面,我非常遗憾地跟大家讲,我们只有两项第一:一个身高,一个体重。身高是老祖宗给的,中国人比日本、比韩国人高一些。第二个体重,是40年改革开放的成果,我们吃饱了。吃饱了不动,孩子们成小胖墩。你想想,如果一旦发生战争,让谁上战场?在座的去,你们的孩子没资格。为什么?跑不动,肩不能扛,手不能提,脚不能走,他能上战场吗?所以我觉得校园足球绝不是一个足球的问题,而是校园体育的一个重要方面。

  你没有体,哪来育啊?毛主席在100年前就提出来过,文明其精神,野蛮其体魄。文明要没有强健的体魄,就没有用,它就植根于育和体。

  现在以北京孩子为例,你们看看胖子多不多?这很可怕,越发达的城市,胖子越多。我们忽略了对孩子健康的认识,所以校园体育、校园足球非常重要。校园足球,绝不是精英政策,而是要普及,普及到孩子们。让孩子们从课堂解放出来,进入体育场,让他们强健体魄。他们今后不一定是职业球员,是球星,但是他们是一个身体健壮,人格健全的建设者、接班人。

  我们相信随着校园足球的推广普及,肯定会发现适合踢足球,愿意为足球献身的苗子,我们加以科学的、系统的培养,也会像日本一样涌现一些球星。北京体育场的人跟我说,现在不错,礼拜日、礼拜六的体育场全都满,全都踢球。我说好啊。但非常可惜。踢球的都是三四十岁的大肚子,那个场地不是被孩子们占领。如果这些场地都让孩子们占领了,中国足球就有希望。

  因为没有健康的体魄,我们的民族就没有未来。习为什么提没有全民的健康,就没有全社会的小康?就是因为我们还没有全民健康。全民的健康水平,应该引起全社会的关注。不光说,而要想办法去落实。

  现在校园足球已经推广了2万所特色学校。特色学校的主要的标准就是必须每天有一个小时的足球训练时间,一个礼拜要有一场比赛。我们想想2万所足球特色校,如果里边有一百人踢球,那我们就200万孩子踢球!

  所以为什么我们要向东看一看日本?因为我们在人种、文化等方面,我们跟日本的差异很小。它能办的我们绝对能办成,就是我们有没有认真办。所以如果大家都认识到,要孩子解放出来,让他们去参加足球或者篮球,大家都去踢足球,我相信我们的未来完全可以跟韩国和日本看齐,甚至超过它们,我们没有理由不超过它们。

  我经常提校园足球,有很多人就说,你抓校园足球这么多年,也没见成效啊。我说你是急功近利。

  你以为校园足球今天一抓,明天足球就出来了?不是这么回事,足球的培养系统是有周期的。这个周期是比较长的。

  金:对,我们播下种子,只能是把这个土壤都弄好了,那快速增长是不能的,这个不对。

  金:这是科学。我觉得校园足球我们要看十年以后,要用这个时间去等。如果还像以前似的,我今天来上台了,我就要搞明年怎么样,后年亚洲杯、世界杯……把所有的精力、财力、物力、人力,甚至包括媒体,把所有力量都放在最重要的中超、中甲。你们谁去报道学生?你们90%的费用全放在一队,去买外援,去请外国教练,购买全国好的运动员,不去培养。

  金:刚才武先生说,他在日本观看了今年的日本高中联赛的决赛。这个决赛是日本所有足球比赛中最受人关注的,比职业联赛冠军赛,甚至在日本举行的世界锦标赛还都轰动。就在奥林匹克体育场,就是世界杯的体育场,每一届看台就全满,学校、家长、所有的媒体全都去报道。我们中国谁报道过,对不对?我们媒体报道的是几个球星,中超的几个球队,没把精力放在最关键的地方。我们真得放长线钓大鱼。是吧?

  刚才武先生介绍的日本高中联赛那种气氛和和影响,我觉得我们真是无法相比。如果说最重要的孩子们不抓,反而等到他们成年了,再去要求他这、要求那,我觉得这个是错误的。